“卡壳”的执照办成了

发布时间:2024-02-23 08:27:06 来源: sp20240223

  “最近招的船工非常稳定,有了政府给俺们保的这份险,大家干得心里踏实。”日前,辽大中渔15061号渔船船主尹永生对记者说。

  就在十几天前,中国渔业互助保险社大连分社总经理助理刘明扬不论见到谁都是眉头紧锁。干了这么多年,保险对出海打鱼的船主和渔民来说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没有保险,一旦发生意外,要么船主倾家荡产,要么渔民人财两空……”刘明扬说。

  可偏偏,这至关重要的保险,卡壳了。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1994年,原农业部成立由从事渔业生产经营或服务的单位、个人,以及开展渔业互助保险的社会组织组成的中国渔业互保协会,这只是一家实行互助保险的社会组织。“互助保险平均保额在80万元至90万元。渔船保额小的几万元,大的上千万元,赔付率相当高。”刘明扬告诉记者,“互助保险几乎没有利润,每年还要做一些资助贫困渔民子女上学的工作。”今年,协会被国家纳入金融监管体系,下发了广西、海南、辽宁以及大连4个省级分支机构保险许可证,机构名字变成了中国渔业互助保险社。

  有了许可证,第一件要紧事就是办营业执照,给大伙儿出保单。但当刘明扬忙不迭地到属地辽宁大连中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办营业执照时,却发现网上提交有一步怎么都过不了。

  怎么回事?就在刘明扬一筹莫展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

  “因为保险社名字是新设的,在国家市场监管审批系统中,还没有相应的市场主体类型选项。‘卡壳’就卡在这儿了。”来电话的是中山区市场局副局长刘晋,他耐心解释道,“最快的解决办法是按照机构设立常规流程先核名,再根据核下来的名申请设立。”

  “这肯定不行!渔业互助保险社的名字是下发许可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的,不可能改。”刘明扬立即否决了这个提议。

  “办执照的系统是省管系统,区里只有使用权,没有开发和修改权。”刘晋也说出了他的无奈。

  眼瞅不到十天就开海了,拿不到保单,就相当于渔民提着全部身家去出海。刘明扬急得团团转。

  “你申请的事项现在转到不能办化解窗口,我们来想办法!”电话那头,刘晋的语气斩钉截铁。

  “中山区有一个不能说‘不’的原则,就是‘不能办化解工作机制’:不走完化解机制,任何人、任何部门都不能对企业说不能办。”刘晋立刻向上级单位汇报。中山区了解情况后,要求把破解“卡壳”执照难题作为“破难题、促发展”的实践案例。“这也给了我们一颗定心丸,不管多难,我们一定会想办法解决问题。”刘晋说。

  中山区市场局迅速组织调研,汇集各方信息,当了解到北京、深圳已有类似审批先例后,第一时间和相关单位一一沟通。

  办法很快就找到了。利用周六系统维护时间,区市场局在审批系统中特设了“其他”类型,区营商局为申请授权实行容缺受理,使这件在大连没有先例的“不能办”难题得到有效化解。

  执照办下来了,保险单也终于赶在开海前出好了。

  迎着海风,刘明扬把保单一一递到船主和渔民手中:“现在,大家伙就放心出海吧!”

  (本报记者 吴琳)

  《光明日报》( 2024年01月07日 03版) 【编辑:刘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