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人何以幸存?感谢远古“表亲”

发布时间:2024-02-23 08:55:30 来源: sp20240223

  【今日视点】

  ◎本报记者 张佳欣

  从某种意义上说,尼安德特人(以下简称“尼人”)仍“活”在我们体内,因为在我们的每个细胞所保存的“祖传DNA”中,它们很可能“亦有贡献”。

  包括丹尼索瓦人(以下简称“丹人”)在内的人类的远古“表亲”,曾经与我们早期智人祖先一起生活。他们在共存期间有了后代,因此这种“混血”基因得以延续。

  利用新兴的、先进的技术来拼凑古代DNA片段,科学家们发现,人类从远古的表亲那里继承的特征现在仍然存在,影响着我们的生育能力、免疫系统,甚至影响着身体应对新冠病毒的能力。

  我们“体内的尼人”

  古人类的物理遗存,例如骨头或牙齿可以告诉我们大部分信息。此外,科学家在古代DNA方面的发现也源源不断。

  202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斯万特·帕博开创了一个研究领域,他首先拼凑了尼人的基因组。在发现和解释古代DNA方面的进步,使科学家能够看到基因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的变化,甚至有可能计算出来自不同地区的人从人类远古表亲那里继承了多少遗传物质。

  研究表明,一些非洲人几乎没有尼人的DNA,而现代人的欧亚人群有1%—2%的DNA来自尼人。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几乎检测不到丹人的DNA,但在从新几内亚岛延伸到斐济群岛的美拉尼西亚人的DNA中,丹人的DNA占4%—6%。

  科学家表示,尽管只有10万尼人曾经存在过,但他们基因组的一半仍然存在,分散在现代人中的各个角落,这也足以切切实实地影响现代人类。例如,尼人的DNA与格雷夫斯病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有关。

  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人类进化研究员克里斯·斯特林格表示,从非洲走出来的智人通过与尼人和丹人混居,免疫系统得到了快速修复,这在5万年前是个好消息。但今天的结果就是,一些人的免疫系统过于敏感,有时会自我攻击,导致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

  2020年,斯万特·帕博团队证实:感染新冠后发展为重症的风险是由从尼人那里遗传到的大约50kb(千字节)长度的基因组片段所引起的。2021年,他们又发现一个能够减轻新冠重症的基因片段,也是从尼人遗传而来。

  智人幸存有多种原因

  西班牙《国家报》稍早时间刊文称,在过去,现代人的演化故事总是被说成是一种成功的、英雄般的过程,例如智人如何崛起,如何克服表亲的“不足”。但科学家认为,这其实是一种片面的看法。

  当智人离开非洲时,尼人和丹人已经存在了数千年。智人的行为复杂性并非独一无二。最近研究表明,尼人会说话,会用火做饭,会制作艺术品,有复杂的工具和狩猎行为,甚至还会化妆和佩戴珠宝。

  现在,有几种理论认为,智人之所以能生存下来,与其较强的远距离旅行能力有关。

  尼人适应寒冷的气候,而智人在热带非洲出现后,也能够迁徙到各种不同的气候环境中。同时,尼人和丹人面临着恶劣的生存条件,比如反复的冰河时代和极低冰盖可能将他们的活动地点困在小范围内,基因崩溃的风险更大。

  此外,智人的身体也有优势。与相对瘦弱的智人相比,矮胖的尼人需要更多的热量,因此尼人更难生存和迁徙,尤其是在食物稀缺的情况下。

  到大约3万年前,地球上所有其他种类的原始人都已经灭绝,留下了智人作为最后幸存的人类。

  进化关乎“交流与融合”

  尽管如此,每一项新的科学发现都表明,我们应感激“失散”多年的远古表亲。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古人类学家约翰·霍克斯说,人类进化并不关乎“适者生存”,而是关乎“交流与融合”。

  随着科学的不断进步,研究人员希望从越来越微小的古代生命痕迹中提取更多信息。科学家甚至在现代人的遗传密码中发现了“幽灵种群”(其化石尚未被发现的群体)的证据。即便没有化石,今天的科学家也可以从古人类曾经生活过的土壤和沉积物中获得DNA。

  科学家们希望在世界上更多的国家建立生物样本库,找到更多证据来证明我们与远古表亲在多大程度上交流与融合。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雨果·泽伯格博士说,因此,我们或许不应该把他们定义为一群“陌生人”。 【编辑:李岩】